1. 首页
  2. 足球比分

从音乐控到开明君主,看腓特烈大帝重商主义政策下的成就!

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被史学家们誉为是欧洲近代军事史上杰出的战术大师,甚至连著名的军事天才拿破仑对他都是赞赏有佳,这位法国皇帝生前经常摆弄腓特烈二世曾经用过的闹钟,甚至将它作为遗产想要留给自己的儿子。腓特烈二世采用重商主义政策,不但推动了经济发展,还为日后的工业发展打下基础,他勇于开拓疆土,使得普鲁士由德意志的荒蛮之地一跃成为欧洲一流的军事强国,因此史书上也尊称他为腓特烈大帝。今天我们来聊聊这位极富传奇性质的国王如何从一个浪漫诗人蜕变为开明君主,又是怎样用经济发展带动军事征服的。

父亲眼中的叛逆少年

你很难想象这位天才军事家年轻的时候居然是一个浪漫诗人,甚至他在父亲(士兵王腓特烈一世)眼中就是一个登徒浪子。本来他是没有资格继承王位的,因为他的兄长早死,所以他被腓特烈一世立为皇储。年轻时的腓特烈二世并不热衷于父亲那套军国主义的统治方式。反而更多受到母亲索菲亚的影响,展现出非凡的音乐才华,他善于吹笛子,经常在自己的府邸里举办音乐会,是个不折不扣的音乐控。此外,他还喜欢吟诗作赋,非常崇拜法国的巴洛克文化和启蒙文化。他说着一口流利的法语,但德语却说得像个马车夫,并且为此而感到骄傲,年时候的腓特烈二世可以说打从心眼里就瞧不起德意志文化。1730年8月,年轻的腓特烈彻底激怒了他的父王,18岁的他极力想要摆脱父亲的军国主义教育,伙同了一位挚友试图逃亡英国,但筹划的并不周全,在通过边境的时候被士兵拦截送回了王宫。这件事惹得普王大发雷霆,不但将这个叛逆的儿子软禁起来,还处死了帮助他一起逃脱的那位挚友。

不得不向现实妥协

浪漫的王储经此一役不得不向现实低头,他暂时放弃了那浪漫主义的情怀,接受父亲的军国主义熏陶。在被软禁了一年以后,腓特烈终于得到了父亲的原谅,他被强制安排到国家行政机构中实习,还被迫接受了包办婚姻,迎娶了布伦瑞克弗恩侯国的公主。为了证明自己已经改过自新,腓特烈还主动前往柏林和波茨坦巡查军营,观看军事演习和监督税收,此举终于重新赢得了父王的信任,1739年他跟随普王前往东普鲁士旅行,进一步巩固了自己王储的地位。

渴望成为国王哲学家

腓特烈二世刚即位的时候,渴望像罗马帝国五贤帝之一的奥勒留那样成为一个哲学家国王。他称自己是“误生王室的艺术家、国家第一公仆”,提倡理性主义的治国方略,以哲学来教化民众,想要将普鲁士由军事专制国家变成追求幸福感的法治国家。为此他赦免了流亡国外的德意志哲学家沃尔夫,聘请了法国思想之王伏尔泰来到普鲁士担任宫廷文学侍从,成为著名的“一桌人”的桌上宾。这位法国哲学家前后在普鲁士住了三年才离开。

在这里我们要说,形式改革并不代表实质改革,普鲁士长期以来都是一个军事专制国家,国家财政收入的很大一部分都服务于军队的需要。整个教育体制也实行军事化管理,因此并不是聘请几位大哲学家就能一蹴而就,转变为法治国家的。虽然腓特烈大帝曾经非常崇尚法国的启蒙思想,但毕竟他生活在一个向军队学习的教育环境中,勤奋、纪律和服从代表了整个普鲁士精神,他根本逃脱不了从小就在潜移默化中形成的意识形态。仅仅三年时间这位以哲学家自居的普鲁士国王就与真正的哲学家伏尔泰分道扬镳。原因是伏尔泰幽默风趣地讽刺了莫佩尔蒂的荒谬言论,这件事直接导致了幕后支持莫佩尔蒂的腓特烈大帝对伏尔泰恨之入骨。

国家利益至上

与伏尔泰决裂以后,腓特烈很快撕下了“哲学家”的伪装,成为一名以国家利益至上为理想的专制君主。他将国家利益置于各阶级、各等级与各族民的利益之上,自称是“国家第一公仆”,以“国家利益”之名堂而皇之的行“鱼肉百姓”之实。人民统统成为了他的仆人,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为国家提供劳动力、税收或兵源。此时的普鲁士已经成为全欧洲最令人畏惧的国家,许多外国人宁可马不停蹄地忍受着旅途的劳累也不愿意在这里多停留一刻,更有甚者宁可选择绕远路也不踏进普鲁士的境内。

保护农民的利益

但俗话说瑕不掩瑜,腓特烈大帝依然是德意志历史上数一数二的伟大君主。由于境内容克贵族的势力不断膨胀,许多农民流离失所,吃了上顿没下顿,最终沦为农奴。腓特烈对于这种情况十分担忧,这倒不完全是因为他多么仁慈,而是因为如此恶性循环下去,会使得容克贵族免税庄园越来越大,影响国家的财政收入,农民无家可归也会缩减普鲁士军队的兵源。于是他下令禁止容克贵族将农民驱逐出他们的份地,在保证农民财产权和继承权的基础上,降低他们的税收比例,并向其支付预付金和提供谷物,以满足其最基本的生活需求。

推进商业的发展

腓特烈大帝敏锐地意识到,要摆脱普鲁士孱弱的现状仅靠振兴农业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加快商业的发展。他即位伊始就成立了一个新的部门—商业和工场手工业部。据相关数据统计,在1740年到1786年的四十多年间,国家共投入224万塔勒(普鲁士王国内的流通货币)新建和资助了许多工厂,覆盖金银制品、丝绸制品、布料制品等多个行业。这对当时的普鲁士来说已经是一笔巨额开支,要知道18世纪40年代初普鲁士一年的税收收入才300万塔勒。1745到1756年间,光是柏林和波茨坦就安装了1000余台纺织机。

不仅如此,国家还斥巨资兴办了许多职业技术学校,为工业的发展输送源源不断的人才。取消了国内的关税壁垒,实行贸易自由,减免税收的政策,腓特烈二世还以非常优惠的条件贷款给企业主,并准许其享有一定时期内的垄断权。腓特烈大帝不惜一切代价推动产品出口,制造贸易顺差,把钱赚到国内来。此外国家还扩大了征税范围,对所有人征税,甚至连街头卖唱的人都没有放过,严重增加了老百姓的生活负担。

总评:

腓特烈大帝那些威名赫赫的军事成就已经不需要我多说了,相关资料已经非常齐全。此文只想简单聊聊他在政治和鼓励经济发展中的作为。总体上说他是一位推动德意志乃至欧洲历史砥砺前行的“开明”君主。之所以要将开明二字打一个引号是因为那也只不过是相对于他的前任来说的开明,本质上他依然是一个封建专制君主。你不用把他想象的多么高尚,尽管他曾经以哲学家自居,但普鲁士的老百姓在他的统治下,生活依然不会有什么幸福感而言,只能满足最基本的温饱而已,他们都是“第一公仆”的仆人,承担着高昂的税收。

但从历史发展的角度上看,他的功绩彪炳史册,很多人对他的第一印象是杰出的军事统帅,不知道他同样也是一位优秀的政治家,他为普鲁士的工业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重商主义政策在全国范围内推行鼓励了工业技术的普及,让国内的商品远销欧洲大陆,他建立了良好的教育体系,增加了就业岗位,为国家发展建立了人才储备库,经济得到了长足的发展,税收收入也从300万塔勒增加到了1100塔勒,为普鲁士的军事行动提供了坚实的后盾。军事崛起的基础是经济崛起,在腓特烈大帝重商主义政策的推动下,普鲁士能两次战胜实力强大的奥地利,兼并西里西亚,收复西普鲁士的领土也就不难理解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3tartlets.com/a/1265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