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球比分

“中国第一股”被调查!曾经每股600元,如今只剩3.49元



7月3日晚间,飞乐音响发布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受此消息影响,飞乐音响今天大幅低开,并直接跌破前期盘整区,创出阶段新低。截至收盘,下跌6.93%,报收3.49元/股。




其实,早在2019年6月11日,飞乐音响就曾被证监会上海监管局出具警示函,主要原因也是信披违规。在警示函中,飞乐音响涉嫌信披违法违规的焦点,在于虚增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以及大幅调降业绩预告。

一、明星股的“陨落”


在7月3日的公告中,飞乐音响并没有说明信披违规的具体内容。不过,在6月11日的警示函中,上海证监局直接披露了飞乐音响的相关违规行为。




2017年7月13日和2017年10月11日,飞乐音响分别披露了2017年上半年和2017年前三季度的业绩预增公告。然而,到了2018年4月28日,飞乐音响又发布了前期会计差错更正公告

通过一前一后的业绩调整,飞乐音响的营收凭空消失了17.42亿元,净利润增长也缩小了数倍,业绩差异十分明显。

上海证监局认为,2017年前三季度,飞乐音响部分工程施工项目收入确认依据不足、部分工程施工项目完工百分比会计估计存在偏差,虚增营业收入、净利润,导致公司2017年半年报及三季报财务信息存在虚假记载,未能真实反映公司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

除了因信披违规遭到调查以外,飞乐音响的经营形势也比较严峻。

2018年年报显示,飞乐音响实现营业收入33.02亿元,比2017年同期的54.45亿元减少了39.35%;净利润亏损32.95亿元,同比下降6064.9%。这个亏损数据是相当惊人的,要知道在2017年时,飞乐音响的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还盈利0.55亿元。




进入2019年,飞乐音响的情况进一步恶化。

2019年一季报显示,截至2019年3月底,飞乐音响实现营业收入7.81亿元,同比下滑1.2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1亿元。同时,飞乐音响的货币资金从2018年末的8.18亿元骤降至2019年一季度的2.55亿元。

业绩的巨亏也引发了股价的暴跌。仅2018年一年,飞乐音响的股价就从年初的9.1元一路下跌至年底的3.3元,股价跌幅高达63%,市值蒸发超过58亿元。




另外,根据飞乐音响的公告,截至6月13日,公司累计新增诉讼(仲裁)的金额为1502.42万元。

其中,飞乐音响作为原告的案件有1例,涉及金额38.72万元;作为被告的案件有8例,涉及金额1463.70万元。飞乐音响表示,鉴于部分诉讼案件处于审理中,还有部分案件处于双方协商初期,目前无法预测其对公司利润的影响。

其实,飞乐音响曾经的历史非常辉煌,在中国证券市场中占据了重要地位。公开资料显示,飞乐音响是“老八股”之一,1984年11月18日经央行上海分行批准设立,是全国首家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的股份制试点企业。

1986年9月26日,飞乐音响的股票在中国工商银行上海静安信托业务部上市交易,这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一次股票买卖交易,飞乐音响也因此被称为“新中国第一股”

1986年11月14日,邓爷爷会见当时美国纽交所董事长约翰.凡尔霖时,还将一张面额为50元的飞乐音响股票送给凡尔霖,这张股票也成为了第一张被外国人拥有的中国股票。




1990年12月19日,飞乐音响的股票转至上交所上市交易,并成为万人追捧的热门股,当时股价最高到过每股600.4元

值得一提的是,飞乐音响的董事长、法定代表人是现年54岁的黄金刚,最终控制人为上海市国资委

目前,飞乐音响所属的行业为电子-光学光电子,在2002年收购上海亚明灯泡厂有限公司后,飞乐音响的主业已经由最开始的音响业务变更为现在的照明业务。

二、两起并购惹的“祸”


一般来说,企业亏损的原因有很多,包括收入大幅下滑、大额的存货跌价准备计提、大量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的计提等。而对于飞乐音响来说,计提巨额商誉减值准备是2018年亏损的主要原因。




年报显示,2018年,飞乐音响计提了15.76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占扣非后亏损净利润的一半左右。那么,2018年为何会有如此巨大的商誉减值计提呢?究其原因,与飞乐音响2014年和2016年的两次并购密切相关。

2014年12月,飞乐音响为了扩展产业链,以发行股份方式收购了申安联合持有的北京申安集团72.25%的股权,以现金方式收购了申安联合持有的北京申安集团12.75%的股权以及庄申安持有的北京申安集团15%的股权。

在这次并购中,标的资产按照收益法进行了评估,评估增值率高达285.45%,交易价格为15.90亿元。按照当时披露的信息,这次并购产生了10.44亿元的商誉。

在并购后的2014年—2016年,申安集团全部完成了业绩承诺。然而,承诺期刚过,申安集团的业绩就出现了大幅滑坡。数据显示,2017年,申安集团的净利润仅有1473.28万元,同比减少94.07%。2018年,飞乐音响对申安集团全额计提了商誉减值。

对于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飞乐音响在2017年年报中解释称,北京申安受PPP政策收紧、部分前期已经确认收入的项目存在未在当期及时履行招投标程序、部分项目存在对完工进度的估计存在偏差的影响,以及应收款项减值准备和存货跌价准备计提与2016年相比大幅增加,导致销售收入和净利润大幅下降。

按照这种说法,飞乐音响不仅存在将没有招投标的项目确认了收入的情况,而且对项目完工进度的确认也存在问题。这种违规的做法势必会造成提前或延后确认收入、甚至是虚增收入的局面。换句话说,如果没有这种虚假做账,申安集团很可能实现不了2014年至2016年的业绩承诺。

另外,根据当时的情况,飞乐音响应该在2017年就对收购申安集团所形成的商誉进行计提,而不是拖到2018年所有负面集中体现时才一次性全额计提,这种做法是否合规本身就值得商榷。

事实上,2017年飞乐音响的净利润只有3000多万元,如果要考虑到针对申安集团收购所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则飞乐音响很可能在2017年就出现亏损

2016年1月,飞乐音响以1.384亿欧元的价格,收购了喜万年集团主体80%的股权。在收购完成后,喜万年集团当时所形成的商誉共4.35亿元人民币。经过汇兑差额调整,截至2018年末,喜万年集团的商誉为4.81亿元

令人遗憾的是,收购完成后的喜万年集团也没有达到预期。2016年和2017年,喜万年集团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62亿欧元和3.26亿欧元,净利润分别为1232万欧元和278万欧元,盈利能力出现下降。

对于喜万年集团营业收入下滑的原因,飞乐音响解释称,传统灯具行业市场整体竞争激烈、规模萎缩,受行业景气度影响,喜万年集团的营业收入不可避免出现下滑。2018年,飞乐音响对收购喜万年集团所形成的4.81亿元商誉预计全额计提减值。

三、蹊跷的财务差错


除了简单粗暴地一次性计提全部的商誉减值,飞乐音响在发布2018年年报的同时,还发布了一份关于前期会计差错的公告。公告显示,飞乐音响在2014年收购北京申安集团100%股权时,将商誉确认搞错了,少确认了5200万元商誉,需要改正并在2018年一并计提商誉减值损失。

资料显示,飞乐音响“找回”的这0.52亿元商誉是来自于固定资产。差错追溯后,在2018年年报中,飞乐音响的固定资产期初余额调减了0.52亿元,而商誉期初余额调增了0.52亿元。

从表面上看,是商誉被计提了减值,但是实际上,这一做法是将飞乐音响的固定资产减少了。趁着纠错和商誉减值的“东风”,飞乐音响一方面将固定资产中存在的“泡沫”一并进行了挤压,另一方面又让未来的资产收益率会有不错的改善。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早在2014年就存在的财务差错,飞乐音响为什么直到2018年业绩大幅亏损而且要全额计提商誉减值的时候才跳出来纠错呢?

更为重要的是,关于这项会计差错调整,飞乐音响应该是早已经知道的。为什么这么说呢?

在2019年1月份发布的年度业绩亏损预告中,飞乐音响就明确指出对之前收购的北京申安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所形成的商誉10.4亿元预计全额计提减值。

这一表述很可能意味着飞乐音响当时就已经知道了商誉计算错误一事,然而却拖到了正式年报出台时才披露,这种做法恐怕有信披违规的嫌疑。

四、退市风险迫在眉睫


作为曾经风光无限的“老八股”之一,飞乐音响如今的惨淡局面令人唏嘘。更让投资者受伤的是,“星光陨落”的飞乐音响,还将面临退市的风险。

根据飞乐音响的2019年一季报,截止2019年3月末,飞乐音响的净资产已经是负值,为-0.83亿元。而相关规定显示,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或者被追溯重述后为负值,公司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唯一可以让投资者感到安慰的是,飞乐音响的第一大股东仍在向上市公司提供支持。为了缓解飞乐音响的困境,大股东仪电集团先后向上市公司“输血”,进行财务资助。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8年11月到2019年6月,大股东先后为飞乐音响提供了10笔财务资助,共计29亿元,借款用途主要用于补充上市公司流动资金。

不过,面对业绩滑坡、巨额商誉减值以及监管处罚等重重危机,飞乐音响能否重获生机还是个未知数。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在监管调查结果公布之前,飞乐音响的投资者仍将继续面临煎熬。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新浪理财师”微信公众号)

免责声明:文中的信息均来源自市场公开消息,本平台对这些内容的准确性及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立场,投资者需自行承担据此操作可能导致的风险。交易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3tartlets.com/d/73140.html

a b